全文搜索 
本站由中国地名研究所负责内容组织和审核
当前位置:首页 > 地名资料 > 论文

著名历史地理学家史念海先生论地名研究(上)

来源:   时间:

转载来源:微信公众号“地名笔谈”

编者按:

史念海(1912-2001),字筱苏,山西平陆人,我国著名历史地理学家。1932年考入北平辅仁大学历史系。1936年协助顾颉刚编辑出版刊物。1948年任西北大学历史系教授、系主任。1954年任陕西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兼系主任;1983年转任唐史研究所与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2000年任西北历史环境与经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名誉主任以及历史文化学院名誉院长。

史念海曾与顾继刚合著《中国疆域沿革史》,这是我国现代第一部公开问世的沿革地理专著。史念海先生的学术论文收集在《河山集》,《河山集》共有七集,具有极高是学术价值。

论地名的研究和有关规律的探索

史念海

地名学和历史地理学虽各自成为一门科学,其间的关系却是相当密切的。地名学和历史地理学之成为科学,都不算早,论其渊源却可追溯到相当久远。《尔雅》是一部最早解释词义的专著,其《释地》以下四篇,对地名、丘名、山名、水名作出了具有规律性的解释,而且也涉及到若干具体的地名,譬如,再成的丘称为陶丘。陶丘在汉济阴郡定陶县,也就是现在山东定陶县。丘上有丘,称为宛丘。宛丘于春秋时为陈国的都城,也就是现在河南淮阳县。又譬如,自河分出的水称为潍,自江分出的水称为沱,自颖分出的水称为沙。后来潍水早已绝流,沱江和沙河却仍然畅通。现在看来,沱江并不是从长江分流出来的,沙河也并不是从颖河分流出来的,这是后来的变迁,论其得名的缘故,还应该追溯到它们的开端。

《尔雅》是解释词义的专著,固应如此。其他的著作虽非专门解释词义,也还对地名作过解释。《春秋公羊传》记载宣十六年,“成周宣谢灾”。接着又说:“成周者何?东周也”。当时王城称西周,故成周就称为东周,这不能作为成周得名的根据。郑玄注《书序》说,周公“居摄七年,天下太平,而此邑成,乃名日成周”。这才说明了成周得名的来由。就是和成周相邻近的王城,也有得名的缘故。郑玄《诗谱》说:“周公摄政五年,成王宅雏邑,使召公先相宅,既成,谓之王城”。可见那时对于解释地名的重视。

班固撰《汉书·地理志》,备载西汉一代县邑道侯国一千五百余处,这是记载地名最多而又最早的一篇著作。按其撰著的体例是不会逐一解释这些地名得名的来历的。可是臣瓒、如淳等人注《汉书》,就先后补作解释。显然他们认为这样的注释对于这篇《地理志》是能够有所裨益的。应劭的《地理风俗记》和阚骃的《十三州志》本来都是各自成为著作的,与《汉书》初无关涉,颜师古乃取之散入《汉书注》中,遂使后人对于《地理志》能够有更多了解。

这样的著作方法寖假成为一时风气。王隐《晋地道记》和不著撰人姓氏的《太康地记》,虽皆载一代制度,却都未能免俗。《艺文类聚》引《晋地道记》:“凉州城有卧龙形,故名卧龙城”。《太平御览》引《晋地道记》:“幽州因幽都以为名”。《经典释文》引《太康地记》:“徐州取徐丘为名”,又“梁州者,言西方金刚之气强梁,故因以为名”。这都是对于地名的解释。《晋地道记》和《太康地记》早已散佚无存。由这些征引皆可略见一斑。可以说,在当时对于地名的解释殆已成为舆地著作不可或缺的项目。

这里应该提到的是郦道元的《水经注》。这是一部谨严而弘博的著作。这部半书不仅记水,还兼记山,和山水有关的地名,也多加搜罗,可以说是相当丰富的。其间自然涉及到对于地名的解释。郦道元对于前人的旧释,採撷颇为不少;而且还间出己意,创为新说。有些地名是由当地地貌得来的。通过地名的解释,对于当地的地貌自会易于了解。《水经注》提到了沙州,也就引用《沙州记》一段话,对沙州名称作了解释。《沙州记》说“浇河西南百七十里,有黄沙,沙南北百二十里,东西七十里,西极大杨川,望黄沙犹若人委乾捕于地,都不生草木,荡然黄沙,周回数百里,沙州于是取号焉”。如果不以沙州为名,另取他称,则这样的地貌将不会受到注意。不过也难免有人不根据实际情况,任意曲解,反会难知究竟。就在《水经·河水注》中也可举出两例。周处《风土记》以舜所耕的历山在始宁、剡两县界上。因为当地多柞树,吴越之间名柞为杨,所以他认为那里应该称为历山。郦道元因之就说:“此志为不近情,传疑则可,证实非矣。安可假木异名,附山殊称”。《河水注》涉及到这个问题,是由妫水和汭水而起的。河东郡历山之下有两条水,当地人称妫水和汭水。《尚书》曾经有过这样的记载,说是“嫠降二女于妫汭。”孔安国解释说:“居妫水之汭”。王肃解释说:“妫汭,虞地名。皇甫谧解释说:“纳二女于妫水之汭”。马季长解释说:“水所出曰汭”。郦道元因之就说:“然则汭似非水名”。这样就可显示出当地汭水的得名,乃是羌无故实。这里所举的例证只是随手拈来的,象这样的例证在《水经注》中是习见不鲜,难于备举的。如上所说,重视地名诚然不是始于郦道元,可是郦道元确实相当重视地名的解释,而且作到了通过地名的解释可以了解到当地的地理情况,使这项工作有了新的意义。从郦道元以后,举凡舆地的著述也多师承其意,期能作出更切合实际情况的解释。

虽然地名及地名的解释工作受到历来舆地学者的重视,可是我国的地名学还不能说就此形成。这和历史地理学的历史渊源一样。地名学和历史地理学都是属于地理学的范畴。可是长期以来,我国的地理学是作为历史学的一个部分。这从历来的图书分类中可以看出。历来图书分类不尽相同,地理著作大都列于历史著作之中,所谓四部分类更是显而易见。应该说地理著作和历史著作是有密切关系的,人文部分更是如此。在以往自然科学还不甚发达时,以大部属于人文地理的著作附于历史著作之列,并不能说是不合理。现在历史地理学已经独立形成一门科学,但和历史学的关系依然是相当密切的。因为历史地理学既然是要研究历史时期的地理,就不能和历史学没有关系。地名学也是如此,因为要对地名作出解释,就不能不追溯到得名的渊源,因而也就不能不涉及到历史学的范畴之中。固然到现在历史地理学和地名学都各已独立成为一门学科,从历史学来说,以之作为它的辅助学科,也不能算是过分的。

由于地名学和历史地理学长期作为历史学的一个部分,影响它的更快发展,因而不能早日成为独立的学科,这在近代科学形成前,特别是在马克思主义形成以前,是根本无由实现的。就在以前那些时期中,历史学者对于地名学和历史地理学的要求,也只是对历史事件的有关地理作出适当的解释为满足,其他的要求也就不是很多了。胡三省注《资治通鉴》,其功绩之巨,数百年来与温公之书并传不朽,而其地理之学最称名家。今覆按所作,亦只是沿革地理而已。其中虽不乏对于地名的解释,殆未能稍逸出郑玄、应劭、郦道元诸家之外。名家若此,他可知矣。这是时代使然,非关乎其个人治学的精神和抱负。因而地名学和历史地理学在那时不仅不能独立自成科学,就是这样的名称也从来未曾见到有人提过。历史地理学稍胜一筹,还能以沿革地理之名为那时学者所齿及,地名学连这一点也是难于谈到的。

到后来,地名学也和历史地理学一样,终于各自独立成为一门学科,而且由于马克思主义的指导,科学性日益显著。这在我国尤其是如此。历史地理学作为一门学科,对于当前的社会主义建设,无论是社会主义的精神文明,还是物质文明,都有其现实的意义。在这一方面,地名学和历史地理学并不相上下,甚至还有过之。直到现在,历史地理学的研究者,还只限于提出其研究成果,供有关方面的采用,可是国家已在其组织机构设立地名委员会,对于地名工作进行管理和改革,这就需要地名学的研究者提出更多的研究成果,有助于国家在这方面的工作。历史地理学对于当前的社会主义建设,包括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各方面都日益显示出其作用,地名学的作用较之历史地理学可能还少显著,而且更具有普遍性的意义。

(未完待续)

编号:lls20150709001z

转载编者:邢红

打印
【相关报道】

地名研究所党支部组织党员专题学习2015-06-03
地名研究所召开党员理论学习会2015-03-26
地名研究所召开主题学习教育周活动专题座谈会2015-03-17
地名研究所举办顾问授聘仪式2015-01-14
地名研究所举办中国运河地名文化讲座2014-07-30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13012430号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北河沿大街147号

版权所有、主办:中国地名研究所
邮编:100721 总机:(010)58123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