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搜索 
本站由中国地名研究所负责内容组织和审核
当前位置:首页 > 地名资料 > 论文

著名历史地理学家史念海先生论地名研究(中)

来源:   时间:

转载来源:微信公众号“地名笔谈”

作为一门学科,都应有其丰富的内容。历史地理学如此,地名学也是一样的。科学要从这丰富的内容中研究事物演变的规律,地名学和历史地理学都是不能例外的。唯其能够研究事物演变的规律,它的作用才能更充分地发挥出来。事物的存在和发展,各有其不同的形态,因而应该各有适应其发展的规律。这就需要从各个有关方面从事探索和研究,使这门学科更能发挥出其应有的作用。

我国幅员广大,地名之多是难于数计的。前人曾经以印度的恒河沙数来譬喻不易计算的数字。地名之多也非例外,这样繁多而难以数计的地名是如何得来的?应该各有其特点和渊源。其间的发展和变化,也应该各有其不同的形式和途径。从一个地区来说,固然应该如此,在我国这样幅员广大的国土上,实际也是一祥的。这样复杂的现象,难道其间就没有共同之处?也就是说,其中应该有一定的规律。探索这些规律,对于国家的地名管理和改革工作,也许会有若干助力,特别是在当前举国上下从事四化建设的时期,更应该是如此。

道理诚然如是,到底应从何处着手?为了便于进行探索,我曾经选择到县的一级进行考察。我疆域区划历来有若干不同的制度和建置,其中虽时有改革和变迁,而基层的建置却一直以县为主。间或杂以其他名称,如西汉时的邑、道、侯国,实际上只是县的异名,不过由于某些原因而改变其称谓,规模和地位还是相仿佛的。我国县的设置始于春秋时期,接着是战国秦时,不时有所增添。至于西汉季年,全国共有县、邑、道、侯国一千五百余处。这在前面已经论述过了。此后迭有损益。迄至现在,包括同等建置在内,全国的县超过二千。自从有了县的建置以来,其中有若千县曾经有过废省、增置、改名、易地等情形,也就是说不断有所变迁。把这样一些没有沿袭到现在的旧县的名称都统计起来,可能比现有的县名要多几倍。在这么多的县名中求其命名的规律,也许不是没有意义的。当然县以下还有乡里村庄,论数目自更较县名为繁多,不过这许多的乡里村庄不是都能见诸文献记载,要普遍搜罗,一时似尚不易全部了然。因此要探索地名学中的演变规律,不妨就从县名着手。

本着这样的设想,我就以《以陕西省为例探索古今县的命名的某些规律》为题,撰成俗文,一揭载于《陕西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一九七九年第四期、一九八〇年第一期和第三期。在这篇论文中,我分上下篇论述。上篇论述县的命名方式,下篇论述县的命名的某些规律乞在上篇中又分为两部分,一是论述有关地理方面的命名,这是从自然现象着眼,二是论述有关人事方而的命名,这是就社会情况立论。有关地理方面的命名方式,可得如下的十四项:

1、因水为名;

2、因在河流侧畔而得名;

3、因泉渊泽数为名;

4、因河旁滩地为名;

5、因山为名;

6、因在山侧而得名;

7、因谷为名;

8、因原为名;

9、因坂为名;

10、兼因山和水为名;

11、以较为特殊的地形为名;

12、以方位区别而命名;

13、以草木物产为名;

14、以通过县境的道路的名称为县名。

有关人事方面的命名方式,也有如下的十一项:

1、用以表示祥瑞或祈福的命名;

2、用以表示帝王陵墓及神祠的所在;

3、用以显示故国的所在;

4、本为某些部落的旧地,因而沿袭旧称,作为县名;

5、在一些城寨乡聚设县,即用原来称号为名;

6、以始置县时的年号为县名;

7、以曾设于当地的官职或有关的封爵为县名;

8、县经移徙,仍用旧名;

9、因避封建王朝帝王的名讳而更改县名;

10、由于字的音形变异,县名也有更动;

11、由于纪念革命先烈而更改县名。

在这些县的命名方式的基础上,我提出了两条规律:一是县的命名方式的普遍性,再就是县名的稳定性。在这两类二十五项的命名方式中,各项地名多寡不同,这就显示出其中的差别,并由此可以看到命名方式普遍性的程度。根据各项县名的数字比较研究,第一类的有关地理的命名方式,具有相当大的普遍性,至于有关人事方面的命名方式,在一定时期中诚然曾经显示出还有若干的普遍意义,由于时移世易,这仅有一点的普遍意义,已经逐渐收缩,甚或消失无余。在论县名的稳定性时,我提出了县名使用的不同年代,有两千年以上的县名,有一千五百年以上的县名,有一千年以上的县名,有五百年以上的县名,有百年以上的县名。在陕西省内,使用了二千年以上的县名共有八个,其中三个是有关地理方面命名的,另外五个则是有关人事方面命名的。至于一千五百年以上的县名、一千年以上的县名、五百年以上的县名,则均以由有关地理方面命名的县居多数。只有百年以上的县名,其命名方式则有关地理方面和有关人事方面各具半数。在这篇论文中,我提出了如下的结论:“或县的命名虽然可以有不少方式,能够具有普遍的意义,命名之后,又能够有长时期的使用,则以有关地理方面的命名方式比较见长。而因山因水的命名方式,在普遍性和稳定性方面就更显得突出”。并且还引申说:“由此可见,古今县的命名是有一定的规律的。至少普遍性和稳定性是两条基本的规律。今后整理旧县名或另命名新县名,如果根据这样的规律办事,就能够争取历久使用,而不至于中途废省或改掉”。

这篇论文发表以后,引起一些同志的兴趣,都认为如果把全国各省的古今县名的命名方式皆能从事搜索,或可得出能适应于全国各地的某些规律。这些同志先后就北京、天津两市暨河北、山西、浙江、福建、辽宁、吉林、湖南、甘肃、宁夏、青海、新疆诸省,多有论述,并远及于台湾省。如果和上述的陕西省合计,殆已将近全国省市区的半数。当然还不能以将近半数综论全国,不过根据这些已经获得的线索,从而得出的规律,也许可以说明一些有关的问题。

(未完待续)

编号:lls20150709002z

转载编者:邢红

打印
【相关报道】

著名历史地理学家史念海先生论地名研究(上)2015-07-17
地名研究所党支部组织党员专题学习2015-06-03
地名研究所召开党员理论学习会2015-03-26
地名研究所召开主题学习教育周活动专题座谈会2015-03-17
地名研究所举办顾问授聘仪式2015-01-14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13012430号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北河沿大街147号

版权所有、主办:中国地名研究所
邮编:100721 总机:(010)58123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