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搜索 
本站由中国地名研究所负责内容组织和审核
当前位置:首页 > 地名资料 > 论文

著名历史地理学家史念海先生论地名研究(下)

来源:   时间:

转载来源:微信公众号“地名笔谈”

在这十几个省、市、自治区中,县名的命名方式皆不外乎有关地理和人事两大类。只是一些具体项目容或间有差异,不能尽相一致。这样幅员广大的国家,各地情况自难完全到处相同,其间略有差异,也应该是合乎常理的。譬如西北诸省区多沙漠,有的县名就与沙摸有关。西汉时有沙陵县和沙南县,分别在今内蒙古自治区托克托县和准格尔旗。隋时有鸣沙县和沙县,分别在今宁夏回族自治区中部和河北省南部。民国时有挑沙县,在今甘肃省临洮县境。现在除沙河县外,其它各县皆已废省。鸣沙虽早已不复为县,当地却还有一个鸣沙州。东南各省濒海,近海的县名就往往以海来命名。已往废省的古县,就是现在的县还是不少。江苏省有东海、滨海、海安、海门四县;浙江省有海盐、海宁、镇海、宁海、定海、临海六县;福建省有龙海县,广东省亦有南海、珠海、澄海、海丰、琼海五县。陕西、甘肃两省和宁夏回族自治区地处黄土高原。黄土高原更有很多以原为名的地方,因而有些县就以原为名。现在陕西省的三原县,甘肃省的镇原县,宁夏回族自治区的固原县和海原县,都是具体的例子。黄河下游为华北平原,平原上自来有很多的丘陵。有些县或以丘为名,有些县或以陵为名。直至现在,河北省有任丘、丘县和内丘三个县,山东省有乐陵和陵县,河南省除有封丘、商丘和沈丘三个县外,还有鄢陵和宁陵两县。这些都还是和当地的地形有关的。而气候的特殊也成为县名的命名因素。浙江省的温州市的得名是由于当地虽届隆冬亦恒燠暖,台湾省的恒春县也说明了当地的气候常热。新疆托里县的得名,由于当地多冰雹,奎屯县的得名,由当地奇寒。因为托是维语冰雹的音译,而奎屯为维语寒冷的音译,用以名县,正是符合当地的实际。在这以外,还可再举出若干方言地名。以各少数民族的语言命名的地名也是一种方言地名,这在我国也是相当多的。其实方言也自有含意,如托里、奎屯实际显示当地的多冰雹和酷寒一样。象这样的差异还可再举出一些,这都属于具体项目的出入,一概括而论,仍不至于远离有关地理和人事两大类的方式。

从这十几个省、市、自治区的县的命名方式看来,各个项目几的县名数字是参差不齐的,就是每一个省区之中也是参差不齐的。不论是有关地理一类还是有关人事山类,都各有相当的数字。以这两大类方式的数字相比较,并作深入的研究,还是以有关地理一类居多。其中也有从表面看来,有关人事方面命名的县名是较多的,就如上述的陕西省都样,、经过具体比较,还是以有关地理一类差胜一筹。这就充分说明了:古今县的命名方式要以地理一类较为普遍。这里显而易见的因素,是一些与地理有关的。事物在当地容易见到,而且也易于为当地人民所理解。

这十几个省、市、区的县的建置省并情况,也是参差不齐的,其中固然有自从设县一直沿用下来,从未省并过,也有的却有过省并改易,未能沿用很久。各有具体情况,难得一概而论。比较起来,这些省并改易的县名,要以依据人事方式命名的为多,远出于依据有关地理方式命名的县名之上,尤其是和封建王朝有关的县名更为显著,并不是说和封建王朝有关的县名在王朝崩溃以后都要停止使用。陕西省的淳化县,浙江省的绍兴县,福建省的永泰县和政和县,都是以封建王朝的年号命名的县,直到现在还在使用,这大概是沿用已久,约定俗成,所以就未更改。这些王朝用以表示祥瑞或祈福的县名,也有长期使用的。陕西省的长安县和河北省的安平县都属于这一类。当时命名的王朝固然藉此表示祈福的愿望,其实这种愿望可以适应到任何时期,成为一种普通的名称,没有必要一定加以更改。应该指出这样的县名在以有关人事方式命名的县名中,只居于少数。有不少的以有关人事方式命名的县名是难得沿用到较为长久的时期。这就可以看到:从县名的稳定性来说,以有关地理方式命名的县名是优于以有关人事方式命名的县名的。

事物都经常在变化之中,不论自然条件和社会情况皆莫能有所例外。县名的能否长期沿用,也会受到相应的影响。一般说来,自然条件的变化是比较缓慢的。若从较为长远的时期观察,其间变化还是明显可见的。今山东广饶县在秦汉时有一个鉅定(),今山东巨野县北为古代有名的巨野泽所在地。汉时的鉅定县和巨野县即分别因这两个湖泊得名。这两个湖泊后来相继涸竭,鉅定()淹没较早,鉅定县这个县名就相应废省。若非翻检文献,则这段史实已早为世人所遗忘。巨野泽本来相当广大,而淹没又较迟,这个县名就一直保存下来,还可据以推知巨野泽的所在。战国、秦、汉时期,太行山东和泰山之间黄河下游的广袤平原曾经有过不少丘陵,成为当时人居住的地区,一些丘陵之上因而也成为县治,县名就或以丘为名,或以陵为名。这在前面曾经约略提到过。这些丘陵大部分到现在早已消失,可是现在河北、山东、河南还有几个以丘和陵为名的县名,显示当地曾经有过这样的丘陵。至于那些已经消失的丘陵和已经省并的以丘陵为名的县名,不经考据,都难以知其确地了。自然条件虽然有这样的变化,但和社会情形的变化比起来,却显得简单和缓慢。因为人事的复杂与其变化的频繁和迅速,都是自然条件难于比拟的。变化的频繁和迅速,必然会影响到县名的稳定性。因而有关的县名废省之多,也是合乎规律的。通过这十几个省市县名的命名方式及其规律的探索,我在前面所说的那个结论和引申的话语,看来还是可以成立的。

有关地名学这样的论证和对于若干规律性向题的探索,还只能说是开始,而不是结束。如果能够继续探索,也许可以明确更多的有关规律。地名学和历史地理学的关系,如前所言,是相当密切的。对于地名规律性问题的探索,不仅可以推动地名学的研究,也可以有助于历史地理学的发展。因为地名的变易和改动也显示当地地理情况的变化。研究这样的变化,对于历史地理学不能说是没有一点助力的。(已完结)

编号:lls20150709003z

转载编者:邢红

(编者注:本文转引自《中国历史地理论丛》 198501期)


打印
【相关报道】

著名历史地理学家史念海先生论地名研究(中)2015-07-17
著名历史地理学家史念海先生论地名研究(上)2015-07-17
地名研究所党支部组织党员专题学习2015-06-03
地名研究所召开党员理论学习会2015-03-26
地名研究所召开主题学习教育周活动专题座谈会2015-03-17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13012430号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北河沿大街147号

版权所有、主办:中国地名研究所
邮编:100721 总机:(010)58123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