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搜索 
本站由中国地名研究所负责内容组织和审核
当前位置:首页 > 地名资料 > 论文

论中国地名学发展的三个阶段(下)

来源:   时间:

转载来源:微信公众号“地名笔谈”

                 

三、中国现代地名学的兴起与发展
  60年代初,中国专家学者建立中国地名学的倡议虽因“文革”夭折,但他们的强烈呼吁和积极工作却为中国现代地名学的兴起与发展奠定了坚实的思想和理论基础,酝酿了更为强大的喷发力。因此,“文革”过后,中国地名学研究欣逢科学的春天,迅速兴起,并获得了健康发展。其主要标志是在传统的研究领域之外,开展了现代地名学理论和方法论及地名的系统性、综合性与应用研究,地名研究的国际交往,地名刊物创办与地名工具书及地名著作的出版,各级地名管理与学术机构的创立和完善,地名档案的建立等方面。其主要工作是:一、建立各级地名机构,制订地名法规和管理条例,开展全国性地名普查;二、参加国际地名会议,开展国际学术交往,使中国现代地名学的发展纳入世界地名学发展的轨道;三、规定“改用汉语拼音方案作为我国人名地名罗马字母拼写法的统一规范”,制定《中国地名汉语拼音字母拼写法》和《少数民族语汉语拼音字母音译转写法》,推动中国地名的标准化规范化,便利了民族往来和国际交往;四、广泛开展地名科学研究,编辑出版地名刊物和地名研究著作与地名辞典,涌现了一大批标志着中国现代地名学研究兴起和发展的重要学术成果。〔15〕面对当前我国地名科学研究的这些丰硕成果,甚至有学者乐观地认为:“中国地名的研究已经赶上或接近世界先进水平”。〔16〕不论这一结论的正确程度如何,但自70年代末以来我国地名科学研究的成就和发展的确是惊人的,令人欢欣鼓舞。
  面对成就,还不能不冷静地认识到,我国现代地名学的发展时间还太短,仅仅十余年时间的成果,尤其理论成果尚嫌不足,目前亟待加强的是地名学理论和方法论的研究,以推动地名研究和现代地名学的全面深入发展。关于理论研究的重要性,恩格斯早就指出过,“一个民族想要站在科学的最高峰,就一刻也不能没有理论思维”。因此,面对我国地名学理论研究的薄弱环节,应密切关注,积极投身于现代地名学理论与方法论问题的探讨。学科理论与方法论的深入研究将是中国现代地名学大踏步前进、赶上并超过世界地名学研究先进水平的关键。根据目前我国地名学发展的现状,我认为地名学界应进一步加强对以下几方面理论与方法论问题的研究:
  1.深入研究地名学基础理论 截至目前,学术界对名学的学科性质,尤其是现代地名学的学科属性或认为属于历史学,或认为属于语言学,或认为属于地理学,或认为是一门与多种学科相关的独立学科,尚存在严重分歧,争论还在进行中。因此,实有必要作进一步探索和争鸣,着重解决地名学与其他相邻学科的关系,地名学的边缘学科等;以期通过争辩,获得问题的妥善解决。
  2.进一步加强应用地名学研究 应用地名学系地名学中的应用部分,它致力于对地名学所阐明的一般原理、一般规律的具体运用,实现地名学广泛的社会价值。因此加强应用地名学研究,目的在于推动地名学研究为社会实践乃至经济建设服务。任何一门科学只有在与社会实践的结合中,在为社会实践服务的过程中才能获得强大的生命力,才能推动整个学科体系的健康成长。理论研究若脱离了社会实践和应用,就会变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地名学研究也是如此。
  3.不断拓宽研究领域、创新研究方法、促成具有中国特色的地名学理论学派的形成 认真总结、深入研究适合我国地名学特点的地名科学研究方法,形成并完善一套完整的方法论理论体系,以便更有效地指导正在进行中的每一项地名学研究工作。同时,不断地有所选择地介绍并引进国外地名科学研究的新理论和新方法及其先进成果,充实与完善我国现代地名学理论与方法论体系。关于这一点,已经出现了良好的开端。这可从《地名丛刊》1989135 期先后刊载的陈公善《统计地名学》、《数理地名学》及文朋陵《聚类分析方法在地名研究中的应用初探》等为例。
   众所周知,长期以来中国地名学研究普遍使用的是传统的定性分析方法,着重于地名的来源和含义的阐述,或地名音、形、义的研究,定量分析却极少见。而定量分析才是现代科学的特征。它通过大量地名的数理分析,更深刻更精确地阐述地名现象的本质和规律,以定量的精确判断来补充定性描述的不足,帮助人们更透彻地理解地名发生与发展的过程和规律。因此,现代地名与数理统计、概率论等相结合将促进地名学研究进一步现代化、理论化,成为我国地名学研究飞跃发展的新起点。
  综上所述,近十余年来中国地名学研究出现了一个全新形势,是我国现代地名学迅速兴起和全面发展的黄金时期。地名学作为一门独立学科,有其丰富的内容,但“唯其能够研究事物演变的规律,它的作用才能更充分地发挥出来”。而且“有关地名学这样的论证和对于若干规律性问题的探索,还只能说是开始,而不是结束。如果能够继续探索,也许可以明确更多的有关规律。”〔17〕地名科学研究任重道远,愿地名工作者以新的进取精神和脚踏实地的工作推进中国现代地名学的健康成长和迅速发展。

注释及参考文献:

1〕陈梦家:《殷墟卜辞综述》科学出版社,1965
2〕《周礼注疏》卷33《夏官司马第四》(《四库全书》本)。
3〕作者在有关的论文中, 曾将“地名”术语的最早出现系于《左传》一书,不确,特此说明。
4〕〔7〕〔15〕韩光辉《中国地名学的发展》《中国科技史料》1993.4
5〕陈桥驿《论地名学及其发展》《中国历史地理论丛》第一辑。
6〕郦道元《水经注》卷2《河水》。
8〕《旧唐书》卷9《玄宗纪》。
9〕朱士嘉《中国地方志综录》商务印书馆1956
10〕〔13〕《论地名学的研究和有关规律的探索》《中国历史地理论丛》第二辑1985
11〕《地学季刊》193521期。
12〕《新中华(复刊)1945345期。
14〕《曾世英论文选》中国地图出版社1989
16〕刘盛佳:《地名学的发展趋势》《地名丛刊》1988.1
17〕王际桐《地名工作的主要内容与新中国地名工作成就》《地名学文集》测绘出版社,1985

(已完结)

编号:lls20150727005z

转载编者:邢红

(编者注:本文转载自《北京社会科学》1995年第4期。)

打印
【相关报道】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13012430号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北河沿大街147号

版权所有、主办:中国地名研究所
邮编:100721 总机:(010)58123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