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搜索 
本站由中国地名研究所负责内容组织和审核
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园地

宁波地名中的盐文化

来源:   时间:

转载来源:慈溪地名网

地名不仅是一个符号,它往往反映出人们的价值取向和一个地域鲜明的文化特色。宁波产盐历史悠久,自唐开始,曾是我国东南沿海一带乃至全国著名的海盐生产基地。宁波大街小巷、城市乡间的地名,也深刻地打上了盐文化的烙印,散发出浓郁的盐巴味。

  宁波与盐相关的地名的由来,多数因盐场生产和盐政管理体系中的盐、咸、场、灶、甲、仓等而得名。这些因盐而得名的地名,规律地分布在旧时盐场生产、管理和经营的周边区域,记述着古人在这块热土上晨烧暮烁堆积高,才得波涛变成雪(宋·柳永《煮海歌》)的产盐经历。

  ,是最直观的产物。因此,宁波带盐字的地名也不在少数。如海曙区曾有个路名叫盐仓巷,因曾在此处设立盐仓而得名。后因城市规划,该路已不复存在,盐仓巷也仅能依稀存活在老一辈宁波人的记忆里。象山有个卖盐弄,从这个形象的路名中,似乎可以想象出人来人往、短褂长衫、推车挑担、吆喝四起的狭窄的小弄堂里,卖盐的商铺里堆满着雪白的盐,人们用铜板换取盐的旧时模样。也有部分含盐字的地名,因岁月变迁,已经谐音成其它名字了。象山石浦镇盐仓前历史上是制盐、堆盐的所在地,因此得名,因时代变迁,谐音改为延昌前;贤养以谐音盐场所得;高塘岛的烧盐湾谐音逐渐改成孝贤湾。

  ,是盐的味道,因此,宁波有的地名也咸味十足。以鄞州区咸祥镇为例,咸祥古称嵩南(位于大嵩之南),古时候这里是浅海海湾。元、明间,外来移民利用海涂高阜处煮盐,因名盐场。咸祥这个地名,就是从盐场的谐音转化而来。至清嘉庆年间(又说光绪年间),因围海造田,盐场远去,乡里约定俗成改写作咸祥,寓意吉祥如意。直至现在,咸祥镇内有咸一村、咸二村、咸三村、咸四村、咸五村、咸六村等村落名称,又有咸祥河、咸球河等河流,咸开路等路名。这些可以说明该地旧时是盐场、一咸数百年。

  ,盐场是古代所设的一种产盐的专业机构,是盐场生产的最大建置单位。在唐宋时期,宁波市就有石堰场、鸣鹤场、龙头场、清泉场、大嵩场、长亭场、玉泉场等,盐区几乎遍及我市各县(市、区)。后因场署周围居住的人多了而形成村庄,场名也因此成了地名。如象山的石浦镇盐厂、北仑的小港盐场历史上产盐的地方,该村名一直沿用至今。当然,还有一些地名则将盐或场字略去,将主体名称保留下来作为地名。如慈溪的龙头场村、石堰村,北仑的穿山村等,皆因旧时设有盐场而得名。

  ,特指旧时煮海水煎盐所用的盐灶。灶户,是制盐的盐民。随着盐灶周围住户多了,发展成村庄,灶名便成了地名。慈溪庵东盐区是我市历史上重要产盐区,号称浙江盐都,其境内曾以灶命名的村落、道路十分普遍,如一灶村、二灶村、三灶村,一灶江、二灶江、三灶江等。后因时代发展变迁,这些地名有的已消失或改名,逐渐消失在人们的记忆里。但这些咸味十足的名称,与古时这些地方的盐灶分布遥相呼应,无一不显示出在这块土地上盐业生产曾经的繁荣。

  ,明时,灶下分甲,每灶一般为十甲,甲以丁主姓氏命名。如慈溪市浒山街道西华头村就有潘家甲、余家甲、史家甲等自然村。

  ,即盐仓,系贮盐之所。在宁波地名中,往往以盐仓二字复合出现。除上文已提及的盐仓巷外,慈溪市原鸣鹤镇(现已并入观海卫镇)还有个盐仓村,因村中旧有盐仓而得名。宋咸平元年(998年)在此建盐场。明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设置盐仓。弘治年间(1488年)巡按彭韶题准改折,仓废无用,沿呼其地为盐仓。后因慈溪行政村调整,盐仓村于2000年底与翁家岙、瓦窑头等自然村合并成双湖村。

  说到宁波地名中的盐文化,还有一个不得不说。关于余姚城市名称的由来,众说纷纭。其中一说为物产说。余姚历来是盛产海盐之地,故在古方志书《越绝书》上把字解作字,朱余者,越盐官也。越人谓盐曰余。由此,宁波产盐的历史可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

  也许,随着时代的发展变迁,现存的这些咸味十足的地名,其中大部分将消失在城市快速发展的节奏中。宁波盐业生产也将加快退出城市发展舞台,成为遥远的绝响。但是,盐之于宁波这座城市,如同血液里的养分一样,已经成为城市记忆和历史文化的一部分

 

编号:xxs20150708003z

编者:邢红

打印
【相关报道】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13012430号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北河沿大街147号

版权所有、主办:中国地名研究所
邮编:100721 总机:(010)58123114